【非常独白】                              

·克文·


           ◇一个人站在河边像一棵树◇

      特意走过去看了看
      那个人站着真像一棵树
      不代表一条河
      不代表一棵树
      只代表此刻五月的感觉
      像一棵树很好
      像一棵树的一个男人
      站在河边
      手一挥带动风的温暖

      骚扰一棵树不容易
      一棵树的价值观
      日月一般稳定
      骚扰一个男人相对简单
      生理的勃起
      无关哲学与深沉
      没有什么可以尴尬的
      河边的风景淹没在黑暗里
      喧嚣渐渐退去

      你可是河边的那一个男人
      站得像一棵树的男人
      月光之下你的背影清凉
      可你无法真正成为一棵树
      特意走过去靠了靠
      抖落了许多旧梦的花絮
      一架飞机怎会在空中停顿
      河的对面霓虹闪烁
      你更需要一棵树的脚步


               ◇下半夜◇

      该睡的人都睡了
      你也睡了
      只不过又醒来
      打开手机
      欧洲杯法国输了
      你一点也不意外
      你也不是有很多得意的词语
      可你的诗
      总登不上大雅之堂

      想想别人
      花朵更容易舒卷
      想想自己
      很多事情
      就是那北迁的亚洲象群
      只有自己清楚
      哪些大自然是可疑的
      哪些科学是浮浅的
      哪些后果都是自己的选择

      总还应该再睡一会儿吧
      多么值得敬畏的夜晚
      你躺在床上
      应该像陆地和海洋一样虔诚
      你的身旁如此宽广
      当太阳升起
      明天的新新世界又是如此不同
      你还是放下了手机
      你可爱的眼睛终于有了长长的睫毛


            ◇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

      我是父母的大儿子
      长得也比较高
      弟妹总埋怨小时候
      我吃的稻米比他们多
      我能记住什么
      我能感恩什么
      只不过以后在写诗的日子里
      总喜欢玩弄一下所谓的隐喻
      希望读诗的人或许能悟出点什么

      那是一颗星吗
      从夜空中坠落凡尘
      又在人世间磨炼后脱颖而出
      再被崇拜的人重新命名返回宇宙
      好像这不是什么隐喻
      饥饿一直烙印在历史的画卷
      现在的角落里始终还在闪光
      未来的日子难道就不会再猖狂
      只要想起饥饿稻米就不再是隐喻

      没有人能够整理好无憾的生存之道
      没有人能够写好一首完美的诗
      只有隐喻我们可以无穷尽地探讨
      当我们一次次凝望夜空
      自有隐喻一次次投影在视网膜
      哪怕自己的文字是那么粗浅直白
      隐喻一直不弃地存在着
      就像我们的嘴巴和胃
      我们亲爱的深渊多么自然而然


【非常独白】                              

·新泽飞翔·


               ◇冬日记◇

      树木们交出叶子
      出行的人用棉衣对抗着
      寒冷对记忆的统治
      他们的声音微小而又孤单
      象布片,露在外面的线头
      很快就被撕扯得不成样子了

      萧条 是被野蛮
      占取又不善管理的世界
      此地的律法,难道是
      萌发、繁荣,然后
      再用一种荒蛮的力
      将一切推倒重来

      难道世界上,还有着
      另一种波浪的方式
      也在陆地上实行
      那么,光阴与努力
      期待与积累
      创造与财富
      在这种原始的力量下
      可否被视而不见

      躲在屋中的人们
      严闭了门窗,也躲避着
      外面的是非与争执
      是游荡的风 号喊着
      冲撞着楼宇与窗面
      他无法阻止
      丝丝寒冷 在窃窃私语后
      从窗缝挤进来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