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一诗】                              

·非亚·

非亚,原名谢建华,出生于广西梧州,1987年毕业于湖南大学建筑系。1991年和朋
友一起创办民刊《自行车》。是“自行车诗群”的代表性人物。曾获首届《广西文
学》广西青年文学奖和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著有诗集《非亚卷》。



               ◇另一个◇

      在我的身体里还存在着另一个
      另一个
      他的面貌和我多么相似
      我看到他的双手
      伸出我的喉咙
      抓住了桌上的面包和钢笔
      我听到他用命令
      让我有节奏地朝房间走
      他用坚硬的骨头
      支起了我的胳膊和头颅
      让我的身体
      整个地埋进椅子
      写下那些
      破碎而无用的文字
      我绝对不是一个
      能够带来鲜花和掌声
      并朗诵好一首诗的人。但是我的影子
      另一个孪生兄弟
      埋藏得很深的一个嗓子
      比我更容易感动眼前的
      墙壁
      我整日沉湎于幻想
      是否和这一个有关
      没有人会把我带进沙漠
      迷宫、苍穹和大海
      如此勇敢
      仿佛一切都不曾
      存在和发生
      我们两个
      那一个比周围的事物活得更长久
      那一个的黑夜是白天
      而白天是黄金和大火
      现在,我拿着衣服站在门口
      我看到另一个迅速把门打开
      并平静地对我说
      请进


                ◇灯◇

      一直没有人看见
      我身体内的这盏灯
      包括我自己
      一直没有注意到这块移动的矿石
      几乎是很久了
      我一直没能伸出手去
      遮掩,这风中熟透的雪梨
      那柔弱而持久的光芒
      透过我的心脏和皮肤
      洒落在纸上
      我看见了自己的这张脸
      那些默默流动着血液的脉管
      远处的群山又带来黑暗
      带来一个夜晚的
      宁静和耳语
      有人打着灯笼
      去看世界
      感到悬崖的昏眩
      现代我看到了
      熄灭这光芒的不是别人
      而是我短暂的肉体


          ◇6月23日:一首从报纸看来的诗◇

      《人是如何辞世的》,“濒死体验”,
      你想象过吗?


        第一段:

      一个名叫查维。亚艾那的青年工人的叙述:
      “我变成了一个孩子,由我已去世的姨妈
      领着,她带着我,
      走进一条发光的隧道,它是通向
      另一个世界的,
      她对我说:‘你要我找的
      永恒的宁静,在另一个世界
      你可得到的’,我双手
      掩住双眼,但玛丽亚姨妈
      轻轻地,把我的手拉回”。
      10多分钟过后,亚艾那长眠不醒。


        第二段:

      一个65岁“死而复生”的商人,
      向抢救他的医生们的叙述:
      “我记得自己好像一朵轻云一般,逐渐由
      我的肉身,上升到天花板,
      医院的墙壁与铁门,都阻挡不了
      ‘这时的我’,我很快地
      飞出医院,以越来越快的
      速度,飞向虚无缥缈的天空,
      接着我,又以极快的速度,在一条
      无止境的隧道中前进,
      在隧道的另一端,我看到有一点
      亮光,这个亮光,
      越来越明亮,越来越
      大,当我,
      到达隧道的尽头,那亮光变成
      强烈无比的光源,我内心,
      充满喜悦和爱,我不再有忧虑,
      沮丧,痛楚和紧张”………
      当我,
      在一个傍晚,在报纸的
      左下角,看到这样的文字,
      我惊讶,震动于
      有一天和我们相遇的死神,
      还有着如此美好、
      善良的面目。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