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方阵】                              

·西川·

西川,知识分子写作诗群代表诗人之一。从1980年代开始从事诗歌创作,1985年毕
业于北京大学英文系。曾参加《倾向》、《现代汉诗》等诗歌刊物的编辑工作,并
投身全国性的诗歌运动。曾获多种诗歌文学奖,入选英国剑桥《杰出成就名人录》
,其作品对中国当代诗歌的发展有重要影响。



                ◇挽歌◇

        一

      死亡封住了我们的嘴

      紧接着这一刻的是钟声漫过夏季的树木
      是蓝天里鸟儿拍翅的声响
      以及鸟儿在云层里的微弱的心跳
      风已离开这座城市,犹如起锚的船
      离不开有河流奔涌的绿莹莹的大陆
      你,一个打开草莓罐头的女孩
      离开窗口;从此你用影子走路
      用梦说话,用水中的姓名与我们作伴

      死亡封住了我们的嘴

      紧接着这一刻的是落日在这河流上
      婴儿在膝盖上,灰色的塔在城市的背脊上
      我走进面目全非的街道
      一天或一星期之后我还将走过这里
      远离硝石的火焰和鹅卵石的清凉
      我将想起一只杳无音信的鸽子
      做一个放生的姿势,而其实我所希望的
      是它悄悄地回到我的心里

      死亡封住了我们的嘴

      在炎热的夏季里蝉所唱的歌不是歌
      在炎热的夏季老人所讲的故事概不真实
      在炎热的夏季山峰不是山峰,没有雾

      在炎热的夏季村庄不是村庄,没有人
      在炎热的夏季石头不是石头,而是金属
      在炎热的夏季黑夜不是黑夜,没有其他人睡去
      我所写下的诗也不是诗
      我所想起的人也不是有血有肉的人


        二

      我永远不会知道是出于偶然还是愿望
      你自高楼坠落到我们中间
      这是一只流血的鹰雏坠落到
      七月闷热的花圃里
      多少人睁大眼睛听到这一噩耗
      因为你的血溅洒在大街上
      再不能和泥土分开
      因为这不是故事里的死而是
      真实的死;无所谓美也无所谓丑
      你永远离开了我们
      永远留下了一个位置
      因为这是真实的死,我们无语而立
      语言只是为活人而存在
      一条思想之路在七月的海水里消逝

      你的血溅洒在大街上
      隐藏在快乐与痛苦背后的茫然出现
      门打开了,它来到我们面前,如此寂静
      现在玫瑰到了怒放的时节
      你那抚摸过命运的小手无力地放在身边
      你的青春面孔模糊一片
      是你少女胸脯开始生长蒿草
      而你的脚开始接触到大地的内部
      在你双眼失神的天幕上我看到
      一个巨大的问号一把镰刀收割生命
      现在你要把我们拉入你
      麻木的脑海,没有月光的深渊
      使我不得不跪下来把你的眼睛合上
      然后我也得把我自己的眼睛
      深深地关闭,和你告别


        三

      把她带走吧
      把荆花戴在她的头上
      把她焚化在炉火里
      那裂开的骨头不再是她

      她不再飞起
      回忆她短暂的爱
      她不再飞起
      回忆伤害过她的人

      回忆我们晴朗的城市
      她多云的向往
      岩石里的花不是她
      沉默中见到的苹果树的花

      她不再飞起
      我无法测度她的夏季
      她不再需要真理
      她已成为她自己的守护神

      啊,她的水和种子
      是我所不能祈祷的
      水和种子
      我不能为她祈祷

      她睫毛上的雨水
      迎接过什么样的老鼠
      和北方的星辰
      什么样的镀金的智慧

      啊,她不再飞起
      制伏她的泪
      她的呼吸不再有
      令人激动的韵律


        四

      我永远不会知道是出于偶然还是愿望
      一个和你一样大的少女站立在我身旁
      一个和你一样高的少女站立在我身旁
      一个和你一样同名同姓的少女站立在我身旁
      一个和你一样一样俏丽的少女站立在我身旁
      远处市场上一片繁忙

      当我带住生命的疆绳向你询问
      生命的意义,你已不能用嘴来回答我
      而是用这整个悲哀的傍晚
      一大群少女站立在我的身旁
      你死了,她们活着,战栗着,渴望生活
      她们把你的血液接纳进自己的身体

      多年以后心怀恐惧的母亲们回忆着
      这一天(那是你世上的未来)
      尸体被轻轻地该上白布,夏季的雪
      一具没有未来的尸体享受到刹那的宁静
      于是不存在了,含苞欲放的月亮
      不存在了,你紫色衫裙上的温热

      我将用毕生的光阴走向你,不是吗?
      多年以后风冲进这条大街
      像一队士兵冲进来,唱着转战南北的歌
      那时我看见我的手,带着
      凌乱的刀伤展开在苹果树上
      我将修改我这支离破碎的挽歌
      让它为你恢复黎明的风貌


【名家方阵】                              

·诗阳·

诗阳,1993年开始通过电邮网络大量发表诗歌作品,次年在互联网中文新闻组和中
文诗歌通讯网上刊登了数百篇诗歌,被学术文献确认为历史上第一位中国网络诗人
。诗阳长期致力于中文诗歌网的发展,1995年创办了历史上首份诗歌网刊《橄榄树
》,并不断组织和带动其他诗人的加入,形成了由一批优秀诗人组成的早期网络诗
人群。他不仅是开拓网络诗歌文学的先驱,也是推动诗歌文学网络化信息化的许多
重要历史事件的发起者、参与者和见证人。诗阳提出了以虚拟创作为重要特征的“
信息主义”诗歌创作理论,现为《时代》诗刊、《网络诗人》、《信息主义》、《
橄榄树》以及《名家》诗刊等主编。有诗集多种,多次获奖。



              ◇传说的暗示◇

     你,无需诠释即将再次恍临的
     败北
     谁,驾驭曾经如也空空的肉躯
     一交手便率先错过你旷久的零点,据说所有忧愤的呼喊都
     在劫难逃,一尽咫尺间
     离曲几度的千年生机被谁
     委弃
     谁那时仿佛真实并在尚未世俗的寂地登仙

     你如何输掉每个夜长梦多的时辰
     你的脸色如何丢下自己,如何以过时的废墟伪造
     嗳昧的国家
     你如何借机将破胆的天才们撤回潘多拉盒子

     谁脱下赤裸裸的权力假借世纪的忧柔,你不幸的风度
     如何比月桂更早地侥幸死去
     谁在荻花深处错过你的形像,如是的希望已久
     如何
     期待充耳不闻的咒语

     谁我行我素在围城的摇篮里脱身
     孤如遗产
     谁在数千年前就已经学会早熟,惹事生非

     谁隔世的思想违背了谁尘封的禁令
     谁穿起人民的头颅
     一串冗长的骨链自孤寡的高处挽住谁更冗长的脖子
     谁在另一头,抽去
     孤子
     剩下的将如何一呼百应刹那间散尽,千年入土

     谁在短命成句的预言尽头
     孤身苟活
     谁在回光反照的窗外几步落空
     无人眷顾的佳境天各一方的病去,谁的脚印更蹉跎谁的
     时代

       (选自组诗《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


              ◇命题的浅说◇

     谁说这不是人寰的荒漠
     仿佛意义只是另一个干躁的感官口若悬河的可能
     什么都没有无法在质疑的后面
     无法以与说的痛苦
     相拟的高尚,留下一系列颇为卑劣的痕迹

     这个长年累月贞操丧尽的伟大时代
     还是
     披着以讹传讹的外衣
     千疮百孔往返于谁的空城

     空城唉,高悬着死去活来的桃色牢门
     一些人立即想起
     嫣红的容颜另一些人想起血的世纪
     大逃亡

     谁还在傲然与不逊的祖先互相诽谤
     谁还在与满颜污垢的人民柔肠寸断
     谁还在挑选
     一个
     风高月黑之时批量繁殖自己

     繁殖自己的子夜唉,谁脱下穿破的前鉴
     谁携带所谓前辈的芳邻
     褴褛出征

     谁鼠目寸光,矢志不移
     谁举起螳臂挡着欲悲无语的誓言

     谁反对与世界不约而同放弃独立
     谁与自己握手言和
     谁互为彼此最后一位叛徒

       (选自组诗《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


             ◇另一种沉默的代价◇

     责问你代代抄袭的许诺
     责问谁怎样濒临大相径庭的未来
     你的举止静谧如碑
     在先哲们伪造的现场沉默

     谁端坐边缘
     正好以一种风格预演殉难后的洗礼

     当你的审判词被提心吊胆地领略
     当你囚犯一样被绞索悬挂起抑扬顿错完成自己
     当你的一无所有失去
     重心
     当你两种不着天不着地的契机被颠倒

     也许你曾站起如一位黑客
     身首异处
     缓缓回视芸芸众生在逢场的片刻
     在不修门面的国土上重新
     想着如何作戏
     为自己的身体漆上各种颜色的血

     你早已不是唯一忍受的人如果你获得一次可能
     如果你被赋予慷慨的末日
     如果你依然苟活着并知道如何被迫洗净真相
     穿上
     莫须有的衣服
     责问如何让历史与流产的阴谋不期而遇
     责问如何让黄昏无视未遂的殉情

       (选自组诗《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