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界纵横】                              

《熙德之歌》 El Cantar de Mio Cid (1140)是西班牙文学史上最早的最
古老的著名史诗,也是现存的中世纪西班牙文学作品的范本。“熙德”一词源自阿
拉伯语,意为“封建勋爵”,在诗中用作主人公罗德里戈·迪亚斯·德·维瓦的称
号。《熙德之歌》是西班牙最古老的著名史诗。现存的手抄本中数1307年佩德罗·
阿瓦德的最全。全诗3700余行,开头散佚。史诗根据西班牙民族英雄罗德里戈·迪
亚斯·德·瓦尔的传说写成,表现了西班牙人民反抗摩尔人入侵的英勇斗争。公元8
世纪,摩尔人入侵西班牙,占领了西班牙的大部分领土。西班牙人民进行了艰苦卓
绝的光复斗争,11、12世纪光复运动进入高潮。熙德就是这场战争中产生的无数民
族英雄的代表。全诗由三部分组成:第一歌写熙德因被卡斯蒂利亚国王流放而离开
亲人去前方打仗。第二歌写国王亲自为熙德的女儿操办婚事。第三歌写熙德和两个
女婿的矛盾。《熙德之歌》,像法国的《武功歌》,反映了源于西哥特时期的日耳
曼封建时代习俗。这篇诗作也显示出法国文学模式的直接影响以及阿拉伯文化的渊
源。《熙德之歌》不像法国的《罗兰之歌》一类的史诗纯属虚构臆想之作,而是一
部有一定史实与地理根据的作品。它以比较严谨的现实主义手法,描写了这位封建
时代的历史英雄。这部史诗的格调冷静、温和,反映了主人公克制、理智的性格。
因此,这部西班牙诗歌史上的开篇巨制,一扫原来西班牙文学巴罗克式的浮丽风格
与愤世嫉俗的讽刺主题,既体现了古典主义风格又巧妙地避免了极端倾向的作品。




·无名氏·


           ◇熙德之歌·第三歌(节选)◇

        122

          在荣耀之极的时光,熙德打
        算统治摩洛哥——熙德宫廷中的
        富有而荣耀的两公子

        康佩阿多尔获得了这些财物,
      他说:“感谢世界之主,
      我从前穷困,现在已经变富,
      我有庄园、土地、黄金和宝物。
      我的女婿是卡里翁的苗裔。
      遵从造物主的意旨,我战斗胜利,
      所有的人都对我畏惧。
      在摩洛哥——伊斯兰人居住的土地,
      人们顾虑也许在某天夜晚我对他们袭击。
      虽然他们如此害怕,但我却没有这么想;
      我不会去向他们寻衅,我将在巴伦西亚度时光。
      如承造物主的意愿,他们要向我交贡品,
      或者交给找,或者交给我指定的人。”

        熙德·康佩阿多尔的所有随从
      都为这次胜利进行过英勇的战斗,
      现在都聚集在这巴伦西亚大城,欢乐融融;
      熙德的两个女婿——卡里翁公子,也非常称心,
      他们两人取得了价值五千马克的战利品,
      因而感到自己已经成了富有的人。

        两公子会同别的骑士们一起来到宫廷,
      在这儿同熙德在一起的有赫罗尼莫主教、
      著名的骑士米纳雅,他作战非常英勇,
      还有很多熙德教养的骑士也在宫中。
      当卡里翁两公子走进宫廷,
      米纳雅代表熙德向他们欢迎:
      “你们来吧,妹夫,有了你们我们更感光荣。”
      他们两人的到来也使熙德高兴:
      “女婿们,这是我贤良的内人
      和我的两个女儿,埃尔维拉和索尔,
      她们都拥抱你们,衷心地侍奉你们。
      感谢圣马利亚,我主之母!
      你们的婚姻给你们带来了荣光,
      好消息将会不断地传到卡里翁土地上。”


        123

          两公子的傲慢——他们受到讽刺

        听了熙德这番话,费尔南多公子答道:
      “感谢造物主,感谢您,正直的熙德,
      我们得到了数不清的财宝,
      我们打了仗,我们因为您而感到荣耀
      咱们在战场上打败了摩尔人
      并把十分奸险的布卡尔国王杀掉。
      现在请您照顾其他人吧,我们一切安好。”

        众家臣都觉得此话可笑,纷纷议论:
      谁作战最英勇,谁追击了敌军;
      但谁也没有看到迭戈和费尔南多两人。
      由于人们对两公子的嘲弄与日俱增,
      对他们不断地冷嘲热讽,
      他们就设下毒计在心中。
      他们难兄难弟俩躲到一旁策划,
      (他们的密谈,咱们大家可是没有参加)。
      “咱们回卡里翁吧,在这儿咱们已耽搁时光不少,
      咱们业已得到了如此大量的财宝,
      咱们一辈子也用不了。”


        124

          两公子决心辱害熙德之女,要求熙
        德允许携妻回卡里翁——熙德接受要
        求,给女儿们嫁妆——两公子准备出发,
        女儿们告别父亲

        “咱们要求熙德准许咱们走时带走妻子,
      就说为了让她们认识她们的庄园在哪里,
      咱们要把她们带往卡里翁的土地。
      咱们不等到人家用那狮子的故事对咱们当面诋毁,
      就要把她们弄出巴伦西亚,离开熙德的势力范围,
      然后,在路途上咱们就可以为所欲为。
      咱们是卡里翁的伯爵之后,出身显贵!
      咱们一定要带走这一大批财宝,它价值连城;
      咱们也一定要把康佩阿多尔的女儿侮弄。”
      ——“有了这批财宝,咱们就能富贵一生!”
      “咱们将来能同国王或皇帝的公主结婚,
      因为咱们是卡里翁伯爵的子孙。
      就这样:不等到人家用狮子的事对咱们当面讥讽,
      咱们就先下手把熙德的女儿侮弄。”

        他们两人合谋后,又回到言廷,
      费尔南多·冈萨雷斯向熙德·康佩阿多尔说分明:
      “熙德·康佩阿多尔,愿造物主对您保佑,
      我们首先向您请求,并向堂娜希梅娜请求,
      也请求米纳雅以及这儿您的全体左右,
      准许我们带走明媒正娶的妻室,
      找们要把她们带往卡里翁的土地,
      让她们领受我们给她们作聘礼的农庄和田地,
      让您的女儿们看看所有属于我们的财产,
      看看哪些产业将来应由我们的子女承继。

        熙德没有疑心他们订了辱害的毒计:
      “我让你们带走我的女儿,并送给你们一些东西;
      你们给她们卡里翁的农庄和田地,
      我给她们三千马克陪嫁礼;
      给你们膘肥体壮的骡和驯马、
      敏捷而壮健的跑马,
      还有呢料和金、丝交织的衣服数量也颇大;
      我还给你们宝剑两把:‘蒂松’和‘科拉达’,
      你们很知道我夺得它们,经历过猛烈的厮杀;
      我把你们当作自己的孩子,让你们把我女儿带走,
      你们带走她们,有如带走我的心上肉。
      让加利西亚、卡斯蒂利亚和莱翁的人们知道,
      我送别女婿时,给了他们两人什么财宝。
      你们要把我的女儿——你们的妻照顾好,
      如果你们这样做,我将慷慨地给你们酬报。”
      卡里翁公子对熙德的要求都应允。
      于是,康佩阿多尔把女儿交给他们,
      然后,他们又接受了熙德的赠品。

        两公子一收齐全部礼品,
      马上就吩咐驮运。
      在巴伦西亚大城中,到处欢腾异常,
      人们手持剑枪,迅速地把马上,
      都前来欢送熙德的女儿去卡里翁异乡。

        两姊妹——索尔和埃尔维亚,
      即将辞行并上马出发,
      她们走到熙德面前双膝跪下:
      “父亲,造物主保佑您,我们求您赐恩,
      您和母亲生养了我们,
      现请双亲大人在女儿们面前听分明:
      父母要把我们送去卡里翁,
      我们一定遵从父母之命。
      但我们要求父母踢恩:
      请派你们的使者到卡里翁。”
      熙德拥抱并亲吻她们两人。


        125

          希梅娜告别女儿——熙德骑马
        送别行人——凶兆

        父亲抱吻她们后,母亲更多次地抱吻她们:
      “去吧,女儿们,愿造物主保佑你们!
      我和你父亲疼爱你们的心伴随你们。
      到卡里翁去吧,那儿有你们的田产和财宝,
      我觉得你们的婚姻结得好。”
      她们亲吻了父亲和母亲的手,
      父母对她们表示慈爱的关怀并祝福她们安好。

        熙德和他的众随从骑着马来送行,
      他们带来大批华丽的服装、武器和骏马;
      两公子告别了众夫人和众陪同,
      现在已经走出了明净的巴伦西亚城。
      在巴伦西亚的灌溉区,众骑士耍弄起武器,
      熙德和他的随从都感到满意。

        但这时在好时辰佩剑的人却感到一种预兆:
      他觉得这婚事并不十分美妙,
      但是一对女儿已经嫁出去,他已经后悔不及了。


        126

          熙德派费利克斯·穆尼奥斯陪
        同他的女儿——最后的告别——熙
        德返回巴伦西亚——行路人抵达莫
        利纳——阿本加尔邦陪他们去梅迪
        纳塞利——两公子欲杀害阿本加尔
        邦

        “费利克斯·穆尼奥斯,我的侄子,你在哪里!
      你是我女儿们的堂兄,她们衷心爱戴你,
      我派你陪她们一直到卡里翁内地,
      你去看看她们的财产和田地,
      然后你回来向我康佩阿多尔报消息。”
      费利克斯·穆尼奥斯说:“我衷心欢喜。”

        这时米纳雅走到熙德面前立定:
      “咱们回去吧,熙德,回巴伦西亚大城;
      如果是上帝和造物主的意愿,
      咱们将来去卡里翁同她们再见面。”
      ——“堂娜埃尔维拉,堂娜索尔,愿上帝保佑你们,
      望你们一切举止都能使我们欢欣。”
      两女婿回答道:“愿这是上帝之意!”
      离别的时刻异常悲凄。
      父亲和两个女儿伤心地哭泣,
      熙德的骑士们也同样难过得泪水下滴。

        “啊,费利克斯·穆尼奥斯,侄儿,你听命!
      你们要经过莫利纳城并歇宿一晚在城中,
      你要问候我那儿的摩尔朋友阿本加尔邦:
      清他接待好我的女婿,尽他一切可能:
      告诉他我送女儿去卡里翁,
      她们的一切需要都请他提供,
      请他看在我的情谊上,陪送她们直到梅迪纳塞利城,
      对他的帮助,我一定给他上好的馈赠。”
      最后他们分别了,正像指甲剥离手指一般同。

        生在好时辰的人回巴伦西亚城,
      卡里翁的公子继续赶路程。
      两公子到达阿尔巴拉辛,歇息一晚在城中。
      然后,他们又加紧策马向前行,
      来到摩尔人阿本加尔邦管辖的莫利纳城。
      得知他们到来,这摩尔人衷心高兴;
      他兴高采烈地出来把客人们欢迎。
      上帝啊,他对他们的招待多么热情!
      次日早晨,阿本加尔邦上马陪他们同行,
      并命令两百名骑士护送,
      他们翻越的那座大山,人称它“卢松”,
      然后过了阿尔布胡埃洛山谷,直到哈隆河畔停下,
      他们休憩的地方,人称作安萨雷拉。
      那摩尔人向熙德的女儿赠送礼品,
      并向两个公子各赠一匹好马;
      他如此款待他们,皆因熙德情面大。

        公子兄弟俩看到那摩尔人的财物,
      策划一计,十分恶毒:
      “既然咱们打算把熙德的女儿抛掉,
      如果再把阿本加尔邦杀了,
      那么连他的财宝咱们也能得到。
      咱们会藏好这些财宝,象藏卡里翁的财宝一样牢靠,
      熙德绝不能从咱们手中捞回分毫。”
      但是当卡里翁两公子把毒计定,
      一个懂西班牙语的摩尔人在一旁听得分明;
      他立即将此事告知阿本加尔邦:
      “总督,我的主人,请你多加保重,
      我听见卡里翁公子俩说要伤害你的性命。”


        127

          告别时,阿本加尔邦威吓两公子

        年轻的阿本加尔邦非常勇猛,
      他骑在马上,率领骑士两百名;
      他在两公子面前停下井把武器耍弄,
      这摩尔人说的话可没使两公子高兴:
      “如果不是看在比瓦尔的熙德面上,
      我一定要叫你们臭名远扬,
      然后我再把忠诚的熙德的女儿送回他身旁;
      而你们却永远回不了你们的卡里翁故乡。”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