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水若然】                              

·非杨·

非杨,早期网络诗人,在《橄榄树》(诗阳主编,1995年创刊)上发表网络诗歌,
曾任《橄榄树》诗刊编辑。



              ◇读诗的感觉◇

      读你的诗 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说不出来
      我想把它说出来

      象一头珍奇稀有动物的名字
      我记不起来了
      我说不出来
      只是 它还在那里 真的
      在皮肤底下 某个地方 走着
      我想把它说出来

      可是刀子 刀子突然不见了
      那把刀子 昨天还在的
      削那只巨大的梨
      美丽的皮切开 果汁汩汩地流

      果汁淹过手和喉咙
      我什么也不想说 我无话可说
      果汁丰满极了 我只想什么也不说
      只留一只鼻孔 呼吸空气

      后来 那头动物就出现了
      说 它告诉我的我必须告诉每一个人
      显然 这会令我失去 一些隐私
      甚至和一些女人的关系
      可是刀子 刀子不见了 我的刀子呢

      动物 果汁 刀子 梨 每一个人 和梨的皮

      我抱着头 想这些物体
      我不抱着头 也想这些物体
      我无法拦截思想 和太阳的旋转
      我说不出我想说的那个东西

      我疲倦

      深夜 我熄灯 火焰休息
      我睡一会儿失眠
      这时 一股水流突如其来 冲口而出
      说 读你的诗 有一种感觉
      就是想 跟你上床

      我张大嘴巴
      我没有说话

      天亮之后 人们纷纷出现 你说
      我还会说过 这没分寸的话吗

      才这样想 那头动物 就走远了 真的


              ◇巴黎地铁印象◇

        一

      一些衣服进进出出走来走去
      衣服没有面孔
      有手提包或者公文袋

      一些衣服从站台挤上车门
      车门关上。

      昏暗摇拽的灯光下
      一些面部神经瘫痪的脸孔
      比几个扯起嘴巴咧著牙齿努力冲我微笑的蝙蝠
      让我的上衣,心理正常一点

      精神系统不够稳当的人
      抓紧扶手。


        二

      车厢,这一截截无头苍蝇
      在长年不见天日的地方
      起哄

      巨大的回声
      已渐渐适合于人们迟钝的耳朵。

      往最阴暗的黑洞里走去
      送你去你要去的地方
      送你回家

      回家,有多种意思。


        三

      夹杂多种颗粒和味道的气体,袭击人们眼睛
      人们捂住鼻孔

      他们保护不了更多啦!

      地铁四出散播这则消息
      消息扑打人脸

      这地铁,已大过往日。


        四

      我是一只有头的苍蝇
      在找回家的路

      路过站台墙边上一幅巨大的线路图
      我只探一探脑袋
      就给网住了

      我使劲往外拔
      我死劲往外拔

      在那个巨大的黑蜘蛛来到之前
      我得把头,拔出来!

      几个旁观的人,袖手於数尺之外
      他们交头接耳,说
      那个黑蜘蛛消化过不少手指头啦
      在等一颗黑而大的

      我的头黑而大
      我拼命挣扎,挣扎……后来

      我终于脱身
      逃到一截无头苍蝇的肚子里
      感到安全。


        五

      我感到这份安全。


        六

      我把衣服坐得端正
      拣起一份刚才别人扔下的报纸
      摊开,随便浏览
      一些食肉昆虫的新闻。

      车又开时,我无意往窗外一瞥
      猛然看见,自己的脑袋
      还在那张蜘蛛网上
      挣扎,死劲往外拔!

      这时,那只巨大的黑蜘蛛的前脚
      已在网的边上
      探出了
      毛绒绒的第一节

      我惶然扔掉报纸
      站起;又
      坐
      下。


        七

      我只能又坐下。


        八

      这样,一截无头苍蝇
      就进入另一截更大的无头苍蝇内部
      沉思
      一个巨大的精神学问题

      回家,到底是什么意思?


【月水若然】                              

·肖开愚·

肖开愚,出版的诗集有《前往和返回》(1990)和《动物园的狂喜》(1997)。



                ◇嘀咕◇

      他观察月亮直到双目失明。
      他告诉她他想哭,痛哭。
      她搀扶着他走下图书馆的台阶,
      “但是,”她说,“那违背了初衷。”

      她肩头一震,旦并不懂得话语中的热情。
      她请求他把疲惫的头颅
      垂在她的胸口休息几分钟,
      她说:“好吗?”并落下眼泪。

      月亮词语诗人虚幻的名声,
      它蓝色的光剑刺杀了生活,
      他说:“我是一个旧式天文学家,
      但毕竟不是一个诗人。”

      她告诉他在遥远的远方,星空中
      而她搀扶着他的影子
      她对他耳语,“我只爱你的尸体!”
      她真想告诉他她只爱他的影子。

      他自言自语讨论声名与利益
      走到大街上,穿过斑马线,
      车轮滚滚载着人群飞驰而过,
      他对她说:“快一点!快一点!”


                ◇北站◇

      我感到我是一群人。
      在老北站的天桥上,我身体里
      有人开始争吵和议论,七嘴八舌。
      我抽着烟,打量着火车站的废墟,
      我想叫喊,嗓子里火辣辣的。

      我感到我是一群人。
      走在废弃的铁道上,踢着铁轨的卷锈,
      哦,身体里拥挤不堪,好像有人上车,
      有人下车,一辆火车迎面开来,
      另一辆从我的身体里呼啸而出。

      我感到我是一群人。
      我走进一个空旷的房间,翻过一排栏杆,
      在昔日的剪票口,突然,我的身体里
      空荡荡的。哦,这个候车厅里没有旅客了,
      站着和坐着的都是模糊的影子。

      我感到我是一群人。
      在附近的弄堂里,在烟摊上,在公用电话旁,
      他们像汗珠一样出来。他们蹲着,跳着,
      堵在我的前面。他们戴着手表,穿着花格衬衣,
      提着沉甸甸的箱子像是拿着气球。

      我感到我是一群人。
      在面店吃面的时候他们就在我的面前
      围桌而坐。他们尖脸和方脸,哈哈大笑,
      他们有一点儿会计的
      假正经。但是我饿极了。他们哼着旧电影的插曲,
      跨入我的碗里。

      我感到我是一群人。
      但是他们聚成了一堆恐惧。我上公交车,
      车就摇晃。进一个酒吧,里面停电。我只好步行
      去虹口,外滩,广场,绕道回家。
      我感到我的脚里有另外一双脚。


             ◇一年中的最后一天◇

      起床的时候大雾已经散尽。
      女邻居穿着内衣在走廊上,
      把粗眉毛画细。
      我酒还没醒又害上感冒,
      昨夜的寒风龟缩到了胃里。
      如此糟糕的身体属于我,
      就象难看的体形属于女邻居,
      她别扭地闪身让我走向楼梯口,
      我毫无目的但必须下去。

      阳光从来不象此时强烈,
      在草坪上印下清晰的树影,
      在草坪上,男生翻筋斗,
      女生单脚乱转,
      发白的树叶零星地落着。
      我开始退着走路,
      并听见一辆卡车驶近屁股。
      一年结束,
      世界从连日浓雾中收回了它的形象,
      (墙上的标语无耻地醒目)
      但是眼睛不收回泪水。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