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代】                              

·纪弦·

纪弦,原名路逾,曾用笔名路易士,台湾现代派诗人之一。出版的诗集有《易士诗
集》(1934)、《火灾的城》(1937)、《三十前集》(1945)、《摘星的少年》
(1954)、《隐者诗抄》(1963)、《晚景》(1985)、《半岛之歌》(1993)。



                ◇幻像◇

      幻像是一个难忘的
      天长地久的情妇,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黄昏时分,
      她来了。

      我看见她着了一袭
      雾色的轻衫,
      而那一双馥郁的红唇,
      遂益觉其魅人了。

      她悄悄坐下,
      在我身旁,
      抚弄我长披之发,
      以她多情的手。

      我倾听着她之诉语,
      而她也懂得我的凝眸。

      她常播一粒种籽,
      在我荒凉的心里,
      而让花在笔尖上开,
      结通红的果子在纸上。

      若有庸俗的脚步闯入我幽静的书斋,
      她乃迅速地奔避了。


               ◇舷边吟◇

      说着永远的故事的浪的皓齿。
      青青的海的无邪的梦。
      遥远的地平线上,
      寂寞得没有一个岛屿之飘浮。

      凝看着海的人的眼睛是茫茫的,
      因为离开故国是太久了。
      迎着薄暮里的咸味的风,
      我有了如烟的怀念,神往地。


               ◇火灾的城◇

      从你的灵魂的窗子望进去,
      在那最深邃最黑暗的地方,
      我看见了无消防队的火灾的城
      和赤裸着的疯人们的潮。

      我听见了从那无垠的澎湃里
      响彻着的我的名字,
      爱者的名字,仇敌们的名字,
      和无数生者与死者的名字。

      而当我轻轻地应答者
      说“唉,我在此”时,
      我也成为一个
      可怕的火灾的城了。


【三十年代】                              

·鲁藜·

鲁藜,原名许度地,福建同安县人。七月派诗人之一。1932年开始发表作品,
有诗集《醒来的时候》、《锻炼》、《时间的歌 》、《星的歌》、《鲁藜诗选》
等。



                ◇泥土◇

      老是把自己当作珍珠
      就时时有被埋没的痛苦

      把自己当作泥土吧
      让众人把你踩成一条道路


             ◇一个深夜的记忆◇

      月光流进门槛
      我以为是阳光
      开门,还是深夜

      不久,有风从北边来
      仿佛吹动了月亮的弓弦
      于是我听见了黎明的音响

      河岸被山影压着
      有星流过旷野去
      我感觉到,万物还在沉睡
      只有我是最初醒来的人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