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花遗梦】                              

·程志强·


           ◇一味地在叶子的边缘撒盐◇

      黑色的头颅,装着泛白的思想
      递延到,旧瓶装新酒
      追溯到,新人不如故
      一味地在叶子的边缘撒盐
      镀银。血脉凸显
      骨架被俘。一只风筝是天空的战利品
      伤口在等待驾鹤西去的人
      刀叉上滚动着热烈的泪
      皱纹,往何处游?时间的雪
      在何处簌簌地落下
      不是故人泪,是后现代的婚外情
      不是一艘凋谢的船
      是生命的潦草和老无所依
      凛冽的爱情
      最适合灰尘大厚的那一款


                ◇允许◇

      允许溪水再深一些
      再浅一些
      允许云朵躺在我的床上做梦
      草从梦里长出来
      渐渐地,高过季节的头顶
      允许阳光为你梳辫子
      金色的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
      允许把花瓣当做酒杯
      我们在春风里推杯换盏
      允许鸟鸣站在草尖上
      眺望,像一颗露珠
      允许街道在天空飞舞
      我们是街道的影子
      允许从你的破绽中蹿出几只星星
      对我眨着眼
      像是说:“不要紧,不要紧。”
      允许青涩的果子提前坠落
      允许你像个孩子
      在春天的大地上撒娇
      允许你哭鼻涕
      像一朵花,面对一场春雨
      暗自神伤
      允许溪水打扰你
      也打扰我
      允许我们的欢笑
      是抖落的水花
      清澈,无辜,野性


【淡花遗梦】                              

·陈炜潘·


                ◇节日◇

      纷纷节日的每一时每一刻蓄足人气
      你展开早晨或者傍晚
      找出潮湿污浊一个人的细节
      随手天边撕下云雾
      仔细擦洗,磨出光泽
      渐渐地
      整个白天厚重而且鲜艳

      你打开午夜或者黎明
      找出不称心一个人的空旷
      随手峡谷里掏出劲风
      狂吹猛刮,现出裂缝
      很快地
      整个夜晚漆黑更加冰冷

      何时袖缝里安装
      酒香馥郁的一款娱乐
      稍微调试马上袖里乾坤
      一段往事粗壮挺拔
      谈笑间绿的更肥,红的更瘦

      何时掌心里栽种
      又红又绿的一样消遣
      稍微酒水浇灌立时掌中宇宙
      繁茂碧绿节日的氛围
      遍地群鸡狂舞的人生

      节日广阔无边
      节日光滑明亮
      节日的每时每刻不管你何处伸出头脸
      眼睛一定红肿
      嘴里塞满食物
      大碗浓烈的白酒清洗着,消化着
      满肚子玉石般的坚定坚持

      都是生死线上艺术大师的灵感创作
      找出树木的此时
      指认飞鸟的瞬间
      挖掘淘洗
      满纸荒唐
      谁人不是感动与激昂的旋律和色彩

      空旷处描上几笔云彩
      马上你身心轻松
      右下方盖上一方红印
      立时悬崖边上一棵大树底下
      有人大着胆子喝酒赏月

      天上现出闪电般的琴声
      节日似乎一把锁匙
      纷纷狂喝滥饮,烂醉如泥
      果真任何人都能打开天堂的大门


                ◇立夏◇

      众多嘴唇汇集立夏
      只需一灶的春情
      熊熊生命火红燃烧
      方圆千里很快也能煮开

      滚烫,鲜艳
      不断溢出
      淹没了立夏周围
      你立足立夏
      马上眼前一片火红

      任凭火红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到处装饰、烘托、填补的绝世精彩
      很快身后整团成簇
      一一原野里的黄昏

      何处选取优质夏天的嘴唇
      另起小灶酿出异样的一种情感
      过滤提纯
      没有一点杂质
      及时加入绿色的忧愁
      煮沸腾了
      浑身紫红温暖生命的热情

      何时春天的话语只剩下一句
      舌尖上才刚露出话锋
      早已喉咙里涌上一朵朵莲花
      搅动梦一般的胸怀
      触动陈年往事
      所有决不能乱说秋冬的话语
      松动脱开
      纷纷浮上冒出

      凝聚形成薄薄一层伤感
      脸上点点滴滴生命悲喜交集的闪光
      似乎狂欢之后躯体的厌倦与疲惫
      稍微冷却
      马上四面八方年青人相爱无私的巨大野心
      雪白耀眼滚滚而至

      黄昏尽头必然道路极度拥堵
      几十公里密密麻麻生长的烦恼
      越遥远越膨胀更加水泄不通
      何时生命美丽芬芳迷人的奇异景观

      只需几点闪烁
      风儿一吹,散入暗夜
      现出黄绿的一只只巢居

      无尽的燕尔呢喃
      无穷的精致上乘
      将眼前的夏天一一装饰
      随时比身后的春天意味深长
      风华还要风情万种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