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诠言谶语】                              

·槐蓝言白·


             ◇肉体与精神的对话◇

      我坐在马桶上,看到耷拉到
      眼前的头发一弹一弹,我知道
      那是心在一跳一跳。
      还是很困倦,但心思很活泛,
      这再次佐证肉身的大人
      是靠精神的小人而得以存活。
      说到精神,顿时挑剔、洁癖,
      肉身对精神说,言及如晤,
      坐着就是面对着。精神对肉体说,
      你是理想社会,最难能可贵的好,
      是相互依存而永不相见。


【诠言谶语】                              

·金枝·


                ◇酒◇

      在许多身份中
      素不计较什么
      因为,毕竟自己代表着
      宴席,一种立场
      被瓶盖释放以后的分分秒秒,杯子接纳了
      是是非非都容易朦胧

      恩恩怨怨,室内和室外
      有诸多冠冕堂皇的称谓
      彼此可以共处的情况下
      其实都是名词
      喝谁都可以醉


            ◇夜,这块黄色的窗纸◇

      时间,陷入夜里
      哪怕,水一直皱巴巴的
      似乎,流年的行人
      泊在眸子里
      比如窗内
      或窗外

      潜伏深心的,要我们去矫正
      我们无从得知
      窗内,或窗外
      在午夜
      谁在失眠

      尤其夜这块纸
      揭不下来
      又从眸子移不走

      夜,是黄的
      眸子,也是黄的



〖页首〗                          〖目录〗